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凶咒:与尸同行》凶咒:与尸同行最新章节目录 69文 凶咒:与尸同行by潜心梦徒

更新时间:2019-10-28 18:07:44

《凶咒:与尸同行》凶咒:与尸同行最新章节目录 69文 凶咒:与尸同行by潜心梦徒 已完结

《凶咒:与尸同行》

来源:作者:潜心梦徒分类:职场主角:都比平,鱼能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凶咒:与尸同行》的小说,是作者潜心梦徒创作的职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种笑容让我不安,我又后悔了,想着哪怕是去镇子上看母亲的脸色也不想和这陈老师当独待在一起。 虽然,那雄黄酒她喝了没有起什么反应,...展开

《凶咒:与尸同行》免费试读

这种笑容让我不安,我又后悔了,想着哪怕是去镇子上看母亲的脸色也不想和这陈老师当独待在一起。

虽然,那雄黄酒她喝了没有起什么反应,但是,我的心里就是很不安。

“姐,我?”我开口想要跟姐姐说话。

季支书已经发动了车子,并且打断了我的话:“有什么事儿,回来再说吧,你姥爷现在的情况最好是快点送到镇上的医院。”

季支书说罢,压根就不等我再说话,车子就朝着村口的方向开去了,姐姐还冲着我挥手。

我快速的追了几步,刘村医以为我只是担心姥爷,还安抚我,说是镇上的医院一定可以给姥爷看好病的。

“我?”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了。

“刘村医真的是辛苦你了,你放心我会在这照顾小犀,你有事儿就先回去忙吧。”陈老师的声音从我和刘村医的身后传来。

刘村医点了点头,说他的小诊所那确实还有事儿,所以就先走了,看着刘村医也走了,我顿时觉得身后有双可怕的眸子在死死的盯着我。

我好像成为了猎物,“啪”的一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身体都是发僵的,不敢动弹。

“进去吧,外头风大。”陈老师的声音阴恻恻的。

“咕咚”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我要去黑娃家玩儿,然后便朝着黑娃家飞奔。

等我到了黑娃家时,黑娃正在家门口帮着家里打水,我们村几乎是几步就有一口水井,里头都是清水,很甘甜。

见我这么气喘吁吁的就跑来了,黑娃立刻将手中的桶子放下,一脸紧张的扶着我问道:“怎么小犀,是不是,是不是她?”

“不,她好像没有问题。”我凝眉说道。

黑娃听了算是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问题,你怎么还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我姥爷突然生病,刚刚被送到镇上去了。”我漫不经心的说着,心里头却乱糟糟的。

“啊,你姥爷病了?小犀,你别着急,既然已经送到镇上应该就没事儿了,我爸前年在山里摔断了腿,也是去镇上给治好的。”黑娃一边说,一边就拉着我进门。

现在是冬天,外头风一吹,根本就站不了人。

一进门就看到翠芬婶子在杀鸡,铁柱叔也在帮忙,干的热火朝天的。

我这突然过来,他(她)们也不好意思让我帮忙就让黑娃陪着我玩儿,只是我在黑娃的房间里也是坐如针毡。

告诉黑娃,我总觉得陈老师还是不对劲儿。

而黑娃认为,既然连雄黄酒都不怕,那陈老师定是没有问题的,劝我别胡思乱想。

“会不会是你拿错了,拿的根本就不是雄黄酒?”除了这个,我已然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结果黑娃却十分肯定的摇头说不可能,因为他爸的酒量很好,年年米酒啥的都喝个底朝天的一点都剩不下,唯独就只有雄黄酒能剩下,因为雄黄酒喝多了是对肝脏不好的,所以,就算喝也就端午节的时候小酌一杯。

“或许,真的是我们想太多了,你看,要是陈老师真的是邪物,那在你家都住过一晚了,你不也还好好的么。”黑娃分析着。

我也仔细的想了想,觉得黑娃说的也有道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翠芬婶子和铁柱叔都留我下来吃饭,原本还想今晚就在黑娃家住一晚,可是黑娃还有铁柱叔,今晚已经跟村里人约好了去山上逮野猪。

这冬天一到,山上的那些野物没有足够的食物,跑的都比平时要慢一些,这个时间段去打正好。

所以,我再不情愿,也只能是吃过了晚饭就乖乖的回去,还未到家门口,就远远的看到陈老师站在大门口等着我。

风那么大,她居然因为担心我,在大门口站着,这确实让我有些感动。

“快,快进来,别着凉了。”陈老师一边说,一边将我拉进了屋里,还温柔的询问我吃过了没有,要是没有吃,她就去给我下面。

“不用了。”我看着陈老师,心中顿时有些愧疚,觉得自己这阵子是不是做错了,甚至还有向她道歉的冲动。

“嗯,水我给你烧好了,你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早早的休息吧。”她说话的口吻,甚至有些像姥姥,充满了宠爱和关怀。

我虽然一时间适应不了,但还是点了点头,拿着换洗的衣服就去了洗漱间里,开始漫不经心的洗澡。

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会儿出去了,要怎么跟陈老师道歉。

“要是我道歉了,陈老师应该不会怪我的吧。”我用毛巾擦拭着身体,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着。

伸手打算拿过台子上放着的衣服,结果一抓,就觉得什么东西冷冰冰,还有些湿滑。

将衣服拿近了一看,顿时发现衣服边上居然沾上了几片拇指大的鳞片,这是鱼鳞?不,不可能的,我们家这几天就没有吃过鱼肉,再说了,什么鱼能有这么大片的鱼鳞啊。

“叩叩叩。”

正望着这鳞片发呆,洗漱间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谁。”我的身体猛的一颤。

“呵呵,还能是谁啊,现在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了不是么?”门外头传来的是陈老师那温柔无比的声音。

“哦,陈,陈老师,你,有事儿么?”我原本都已经放松了警惕,现在又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刚刚你姐打电话回来了,说你姥爷打过吊瓶好多了,让你别担心。”陈老师悠悠的说着。

“好,我知道了。”我回应着。

门外的人却还没有走,因为,我微微俯下身体,看到外头还立着一双红鞋。

“那你快点洗,别着凉了。”外头的陈老师,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又开口补了一句。

我敷衍的“哦”了一声,再看那双鞋已经不见了,我赶忙将衣服上的鳞片给拍干净,然后迅速的穿好衣裤,也顾不得头发还湿漉漉的,就马上打开洗漱间的门,想要跑去黑娃家,告诉黑娃我的发现。

只是,这门一打开我就傻眼了,因为陈老师居然还在门口站着,可是刚才我压根就没有看到鞋子啊。

“哎呀,你看看你,头发湿漉漉的也不擦一擦,我去给你拿干毛巾啊。”她依旧是刚刚那副温和慈爱的表情,可是我看了却是害怕不已,趁着她去姥爷房间拿干毛巾的空档立马的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里。

并且,迅速的将房门给反锁上了。

“喵,喵!”黑子见我进来,先是和往常一样,朝着我靠了过来,但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弓起了身体,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盯着我。

“黑子,你怎么了?”我蹲下身,想要去抱起黑子,黑子却抬起它的爪子迅速的在我的手上抓了一下,然后又朝后退了一步。

“黑子,我是小犀啊。”我愣愣的看着它,但是,它却好似不认识我,简直就把我当作是仇人一般。

怎么会这样?我蹙眉想着,只是,还不等我想明白,陈老师就来敲门了,说是给我找了干毛巾。

我自然是不会让她进来了,于是,就谎称自己已经擦过,现在都躺下睡觉了,让她也尽早休息。

“小犀啊,今晚家里就只有我们两个,我陪你一起睡吧。”陈老师的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门把扭动的声音,吓的我直接用身体顶住了门。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睡的,而且,我也不习惯跟外人一起睡。”我的态度很决绝。

门外的陈老师听了又是沉默了良久,最后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句好吧,便再也没有了声响。

我紧紧的抿着嘴唇,这一次我是将耳朵贴在木门上,仔细的听着外头的动静,约莫过了五分钟左右,我才听到外头的脚步声离开。

可哪怕是她暂时离开了,我依旧慌张的不知所措,现在我是绝对不能开门出去的,那今晚我该怎么办?

万一她冲进我的房间,我岂不就是死路一条了吗?

“喵,喵。”我一边想,一边踱步。

只要我的身体一靠近黑子的方向,黑子就呈现出警惕的状态,我低下头朝着黑子撇了一眼,目光也从自己的裤子上略过,发现自己的裤腿上居然还粘着两个鳞片。

黑子一定是闻到了鳞片的气味儿,所以对我发难,于是,我匆忙换下了衣服,想要抱着黑子从窗户出去。

换好了衣服之后,再靠近黑子,黑子不再警惕而是直接蹭了蹭我的腿,我将它抱起,站在窗户前朝着外头看去。

外头是后院,从这出去,然后再从后门离开。

这么想着,我便胡乱的披上棉衣,然后就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下窗户,结果这么一推却发现窗户居然纹丝不动。

真是怪了,前几天明明还好好的这怎么就不动了呢?正想再使劲儿,突然一张脸赫然的出现在了窗户外头,吓的我直接退了一步,跌坐在了床沿边上。

“小犀,这窗户我让你姥爷给封上了,现在风大,你也没有必要开着。”陈老师犹如鬼魅一般,立在窗户外头,正微笑着,看着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