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人是条鱼》女人是条河是什么歌曲里的词 章节列表 女人是条鱼罗御

更新时间:2019-11-04 00:06:21

《女人是条鱼》女人是条河是什么歌曲里的词 章节列表 女人是条鱼罗御 连载中

《女人是条鱼》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璇宫主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李立,成老二

主角是李立,成老二的小说《女人是条鱼》此文是璇宫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那晚回到碧蓝湾已经快1点了。进了门,李立坐在客厅里。 “去哪里了这么晚?”他问我。 “和刘婷婷他们几个聚餐K歌了。”我还余兴未尽,...展开

《女人是条鱼》免费试读

那晚回到碧蓝湾已经快1点了。进了门,李立坐在客厅里。

“去哪里了这么晚?”他问我。

“和刘婷婷他们几个聚餐K歌了。”我还余兴未尽,满脸愉悦地说。

“一个人不要在外面呆到这么晚!”李立铁青着脸说。

“已经很久没有去外面玩了,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要好好玩吗,我也觉得我必须得振作起来,所以才跟朋友们玩了一下。”我有点讶异李立的态度。

“你要记住你是有老公的人,不能随便这么疯玩了。”李立又说。

“不是吧,有老公的人就不能玩,谁规定的?再说了,别人都不知道我还有老公,一天到晚躲在家里别人觉得很奇怪呢。”我觉得李立无理取闹,就反驳他。

“就是因为别人不知道你有老公,你才更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省的招人心有所图。”李立又说。

“我言行举止怎么啦?你是怕又有人来追我吗?怎么可能,23岁的失婚女,还是因为克死了公公失的婚,全桃城无人不知,谁敢要我,找死吗?”我自我解嘲地说。“你有兴趣就过来一下,一消失就几天,什么时候来还没个准,一回来看我不在就不高兴。李立,我不是一只被你关在笼子里的小鸟,让你随时逗着玩的。我是个人,活生生才二十出头的女人,我不可能天天呆在这里等着你吧?”我越说越气,走进房间把门反锁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立来敲房门,我愣是不开,后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房门的钥匙,就进来了。然后就把我活捉在床上。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李立压着我,推都推不开。

“那得有道理的话才能听吧,你想把我关在这里,你是不是很自私呢?再说我就出去玩过这一次,就被你这么说,谁能接受啊。”我委屈地说。

“好啦,当我没说过还不行吗?我还不是因为在乎你,怕你在外面玩野了,心就不在我这里了,我现在又没办法光明正大和你在一起,心虚嘛。”李立又附在我耳边说话,一下又把我说麻了。

难得他清醒的时候也能在我面前示弱,我是知道他在乎我的。“你放心,我永远等着你,我只爱你,不会爱上别人的。”我跟他保证。

到了盛夏,正是薄壳肥美的季节。桃城每年都有薄壳节,就在优质薄壳的产地附近举行,游客可以在这里乘船出海,看薄壳采摘的过程和制作薄壳米的流程,然后在餐厅里吃薄壳和薄壳米做主材的薄壳全宴。

今年的薄壳节在凤村举行。我们媒体记者和旅游局的人一起来参加开幕式。

这是个背山靠海的美丽古村落,我是第一次过来。

进村不久就见到好多古榕树,有的看起来得有几百年树龄,要几个人才能合围起来。

参加完简单的开幕仪式,我们分批去体验薄壳的采摘过程,在村东南的防潮水闸旁有很多游船,我们坐上了“船老大”成老二的船。成老二家里有多艘船,招待过不少濠江的游客。上得游船,他热情地泡起了工夫茶。盛夏酷热,然而在船上的凉棚下,江风吹拂,却是无比清凉。这里是濠江南出海口,江面开阔,望着周边一座座青翠的山峦,一时间仿若身处桂林漓江。成老二说,这里其实是一个内海湾,与南海相连,所以水都是咸的。前方有一个岛屿酷似神龟名为龟山,山前一块错落有致的石头叫“龟牙”,龟山的对面有一绵长的山峦,型若长蛇,名为蛇头山。时值晌午,我们不时与返航的渔船擦身而过。大约经过20多分钟,就靠近濠江的出海口“门嘴”。东面的“营盘山”上有闻名的威武寨和河渡炮台,西侧两座紧挨在一起的山名为东屿和西屿,左右山峦形成天然“门嘴”,出了“门嘴”,前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不见尽头。据说潮汐之间,在“门嘴”这道海与江的门户中会出现有落差的水平面,海平面与濠江水平面形成一级“台阶”。

游船在这里打了个转,我们看到了海湾里的一排排渔排,上面有不少渔民搭建的木屋,成老二说,这里的渔民以渔排为家,长年在这里放箱养鱼。游船可以靠到渔排上,直接跟渔家购买鲜美活海鱼。

再往前就来到一个小岛屿边,只见那里分布了不少船只,船与船之间都隔着一定距离,船上有蛙人,时不时就潜到水里,半天又冒出水面。成老二说,那就是采薄壳的人。

原来,薄壳一般生于盐度较高的外海湾或岛屿的滩涂中,20米左右的浅海底,需要潜水下去采摘。看完采摘过程,才知道原来小小的薄壳得来却是这么不容易。

回到岸上,我们被带到附近的凤村餐厅。这家餐厅是今年有了薄壳节之后新开的。餐厅的外面专门设置了薄壳米的制作显示区。薄壳采摘回来,带着泥沙,需要经过处理才能食用。而薄壳米就是去掉外壳之后里面的虫肉。

把薄壳的外壳和虫肉分离开来,要经过“脱丁”、“浸漂”、“打米”、“捞米”、“捞壳”、“装篓”等多道工序,那里都有一一展示。

“脱丁”也就是洗薄壳,都是很多妇女在做,她们通过用竹尺不断搅拌,把薄壳从泥沙中分离出来。

“打米”基本都是体力较好的男人在做。在闷热的锅炉前,先把洗好的薄壳倒进大锅里,再拿着一根钉耙状约一人高的竹制工具,在大锅内匀速来回翻搅,直到壳肉分离。他们要不停地注意火候,才能保证薄壳肉的鲜甜。

这些场景,都是平时看不到的,我们都纷纷拿起手机相机从各种角度拍照。我正拍得忘乎所以的时候,和一个人撞上了,抬头一看,居然是林庭宇。

“你怎么也来了?”我很意外在这里看到他。

“我是凤村人呀,今天这里这么热闹,来凑凑热闹呗。”林庭宇看到我很高兴。

“这家餐厅是我叔父开的。”林庭宇对我说。“听说今天有媒体来,我心想会不会是你来,果然是。我爸今天也过来了,他一直说要见见你呢,要不你等下采访完了去我家一趟怎样?”

“我坐旅游局的车来的,不方便,还是下次吧。”我说。

“没关系啊,等下我们也要回去,顺路载你好啦。这里有个特别好玩的地方,等下我带你去看,说不定可以给你做采写素材。”林庭宇又说。

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时林清渠走了过来,很亲切地说:“小容,终于又见到你了,中午你不要跟媒体的人吃饭了,跟我们吃,席间有位美食家可以给你独家专访,可以让你写出和别人不一样的文章来。”

我一听,心动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