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彪悍女驯夫日常》有声小说悍女驯夫记 kuso 彪悍女驯夫日常㚻

更新时间:2020-02-06 12:04:57

《彪悍女驯夫日常》有声小说悍女驯夫记 kuso 彪悍女驯夫日常㚻 连载中

《彪悍女驯夫日常》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朵妮的苹果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芳,蓝云芳

《彪悍女驯夫日常》作者:朵妮的苹果,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云芳,蓝云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残雪尚未化尽,冬阳就步履匆匆的沉入了西山,只留下一抹橘红色的余晖,给肃杀的小群山更添了一份清冷。 寒冬腊月的傍晚,不足百户的小山...展开

《彪悍女驯夫日常》免费试读

残雪尚未化尽,冬阳就步履匆匆的沉入了西山,只留下一抹橘红色的余晖,给肃杀的小群山更添了一份清冷。

寒冬腊月的傍晚,不足百户的小山村里见不到一丝人影,连家养的土狗都蜷缩在窝里不肯露头,只有时不时升起的炊烟给这里带来一丝丝的生气。

万籁俱静之际,村口小路尽头的拐角处忽然红影一闪,闪出一个身穿水红底大团花,头上包裹着大红头巾的妇人来。

来人脚步匆匆,不理会那些听到动静冒出头来冲她犬吠的土狗们,径直来到村头上一处普通的院落前。

抬眼扫了扫眼前并不宽大气派的院落,她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志在必得的神色,从暖和的袖子里伸出了带着金溜子的胖手来,搭上了半旧不新的木门,轻轻一推,脸上也随即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大喜,大喜,大喜啊,大山娘,我花婆子给你道喜来了。”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几乎是立即就冲了出来,她一边在衣襟上擦着手,一边带着喜气应声,“她花婶子啊,我可把你给盼来了,是不是我们大山的婚事有着落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哪?”

一身水红大花的花婆子打量着眼前的大山娘,虽然是穿的是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衫,但是胜在收拾的干净利落,一看就是知道是个勤快人,她心中略一盘算,脸上的笑容更胜,“大山娘这么能干,哪家的姑娘进了你家的门都受不了委屈不是,哈哈,哈哈。”

没有听到媒婆花婆子的正面回答,再联想到自家儿子大山的情形,大山娘脸上的笑容就是一缓,期期艾艾的说,“是花婶子抬举了,咱们是不会给人家姑娘受半点委屈的,可是,可是,我们家的大山,大山他……”

不等大山娘艰难的说完,花婆子笑着挽起了大山娘的手,亲昵的说,“大妹子啊,你别担心,大山的婚事包在我身上,你不单生了儿子,还生了好女儿呢。你就不请我屋里坐坐去?”

“对,对,她花婶子,您屋里请,屋里请。”大山娘一边随着花婆子进屋,一边恭维着说,“花婶子,你的本事咱们十里八村里是出了名的,有您给大山那孩子张罗,我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哪。大山的婚事有了着落,往后云华、云芳小姐妹两个的事,也得麻烦花婶子多多的费心呢。”

“哎吆,我就说嘛,大山娘你是咱们松坡屯一带顶痛快的人儿了,”花婆子热络的拉起了大山娘的手,一边不认生的迈进了里屋的门坎,一边豪迈的拍着胸脯子说道,“我花婆子也是个痛快的,这一次啊,就把你家大山和云华兄妹俩个的大喜事一块给你办了!”

听了这话,大山娘心中打了突,脚步就是一顿,但是一想到自家的儿子的情况,她心下一横,痛快的说道,“花婶子若是给大山那孩子说妥了一门好姻缘,云华的亲事一并定下来,也是可行的。不过,有一宗顶要紧的,大山是哥哥,无论如何,也是要先娶了媳妇再嫁妹妹的。”

大山娘一边狠心的说着话,一边和花婆子挑帘子进了里屋。

门帘子一起一落间,带进了一股子刺寒的凉风,蜷缩在炕头上的一个小小的身子不舒服的蜷了蜷身子,含混的诅咒了一句。

旁边一个正在低头纳着鞋底的姑娘停了手中的活计,无声的叹息了一声,怜惜的替那人掖了掖单薄的被角,却没有说话。

花婆子保媒拉纤,进百家串千户,靠的是一张利落的嘴皮子,能把死的给说成活的。同时,她察言观色,也练就了一双细微处见隐情的利眼,虽然只是轻轻一瞥,花婆子已经把蓝家姐妹俩个的小动作收进了眼底,想着蓝家小幺——妹妹蓝云芳脸上的那个大瘤子,她笃定的笑了笑,对于今天自己这一趟差事心中更加的有把握了起来。

大山娘也看到了自己一双女儿的小动作,她无奈又心疼的悄悄摇了摇头,对着大女儿蓝云华嗔怪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呢?快点去给你花婶子烧锅热水泡些茶上来。”

“知道了,娘。”云华答应着,听话的放下了手里纳了一半的鞋底,溜下了炕来。

悄悄的一抬眼,正好看到花婆子脸上似笑非笑的脸色,云华眉头一皱,又转过了身,隔着被子拍了拍妹妹的小腿,悄声的说道,“云芳,走,跟姐姐一起烧水去,灶膛里面生了火,比炕上还要暖和呢。”

似乎感受到了别样的注视,缩在炕上的蓝云芳动了动身子,不情不愿的爬出了稍微暖和一点的被窝,被冷风一吹,身子禁不住瑟缩了一下,右眼角处的那个大瘤子也随着一抖,让她整个人都变的狰狞了起来。

蓝云芳不用看也知道,见了这样的她,那个媒婆子该是如何的一幅嫌弃的嘴脸,她的心更加烦躁了起来,低低的诅咒了一句,“该死的鬼天气,该死的鬼地方,该死的鬼人!”

姐姐云华没有听清妹妹的低声诅咒,但是她却看到了花婆子眼睛里一闪而过厌恶,她坚定的伸出了手,牵过了妹妹冰冷的小手,再次低低的说道,“走,跟姐姐出去。”

虽然屋子里冷的跟冰窖差不多,可是姐姐生了茧的手却出奇的绵软温和,云芳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温暖,她柔顺的垂了头,随着姐姐的轻轻的拉扯,走出了里屋。

怜惜的目送着两个女儿离开,大山娘脸上的神色一转,有些讪讪的道歉道,“她花婶子,你别介意啊,芳儿年岁还小,不大懂事呢。”

花婆子眼皮一耷拉,作势的叹息了一声,夸张了摇了摇头,“唉,大山娘啊,不是我说你,你也是个可怜的人啊,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孩子呢,作孽,真是作孽啊。”

配合着装腔作势的同情之语,花婆子的眉眼之间却满满的都是鄙夷的嘲讽,没有半丝半毫的怜惜。

花婆子如此做派,大山娘刚刚挤出来的笑容就是一垮,怒气顿时生起。可是一想到那可怜的大山,她又无奈的压下了火气。

轻轻的一顿,大山娘几乎带上了哭腔的辩解道,“芳儿,芳儿她是个命苦的,小时候原本是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啊。可惜被毒蛇咬了一口,脸上长了这么个大大瘤子,村子里所有的人孩子都躲着她,前阵子自己想不开,竟然大冬天的砸开冰窟窿跳了河,好不容易被救上来,又是一声不吭的成了这副样子,不知道还以为是个哑巴呢,唉……”

大山娘撩起衣襟来揩了揩眼角,叹息了一声,“唉,请花婶子怜惜她,将来,……”

“这孩子还小呢,将来的事将来再说,”花婆子忙不迭的摆了摆手,打断了大山娘的哀求,把话题重新又扯了回来,“只不过,这眼下啊,眼瞅着大山的媳妇就要娶进门了,你家的老幺要还是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这个样子,再吓跑了新媳妇,这可不好办呐。”

“这,……”大山娘没想到花婆子突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她稍微一愣,疼惜的目光下意识的就向着外屋撇去。

这种山村人家的灶膛一般就安置在外屋,尤其是冬天的时候,火炕上还靠着灶膛里的火取暖呢。

蓝家也不例外,灶膛就在外屋,与里屋就隔着一道门帘,即使外面的不是刻意的偷听,里面人说的话也能真真切切的传到外屋来,传进茫然的蓝云芳的耳朵中。

耳中听着花婆子嫌弃的褒贬,眼中是灶膛里跃动的橘红色的火苗,蓝云芳的思绪却一下子飘回了两个月之前。

那一天,原本是市里农民企业家的表彰大会。

在大会上,作为回乡创业的大学生,最年青的、拥有专业知识的、绿色生态食品生产的企业家代表,蓝丹溪做了重点发言。

大会之后,大家约好一起去附近的度假村里好好的休息放松一下,闲暇之余也好方便深入的交流下创业的经验。

之后,蓝丹溪就尽情的让自己徜徉在了度假会所里那个大大的游泳池里,稍微有一点点烫的天然温泉水洗去了他一身的疲劳。

突然,原本温暖的游泳池里一阵冰冷,水性极佳的蓝丹溪居然连着呛了好几大口冰水。顿时,冷彻肺腑的痛感席卷了全身,她的意识竟然就模糊了起来。

当蓝丹溪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不再是现代农业企业家蓝丹溪了,而是古代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里的丑丫头蓝云芳!

虽然还是姓蓝,名字却土的掉渣,家里穷的叮当乱响,最要命的是这小丫头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个吓人的大瘤子,从右眼角开始,一直遮住了右边的小半边的脸。不用说别人异样的眼光了,就连她自己开始的时候,对着水倒影里的那张脸都能吓的喊出声来。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这个蓝云芳虽然丑的有点惨绝人寰,但是蓝家一家人却没有嫌弃她,爹爹憨厚,娘朴实,姐姐心疼,哥哥爱护,也算是温馨了。

蓝丹溪原本以为,这里穷点也就算了,她从小没有哥哥姐姐爱护,这一次阴差阳错的也算享受一回做老幺的快乐。

不过,蓝丹溪还是高兴的太早了点,后来她才发现,哥哥蓝大山竟然是个瘸子,还不是天生的,是蓝云芳被毒蛇咬了那一年,哥哥上山为她采药解毒,一不小心从陡峭的悬崖上摔了下来,摔断了腿,蓝云芳是救活了,脸上永远的留下了一个瘤子,而哥哥大山也成了别人眼中的瘸子。

为了这事,已经到了婚配年纪的哥哥大山却迟迟没有娶上媳妇,还经常被外人奚落,爹和娘整天悄悄的叹息,哥哥也是沉默不语,整个家的气氛显得格外的凝重。

了解这些情况之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