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权谋之江山变》盛世权谋红妆倾天下 调教 盛世权谋之江山变YD

更新时间:2020-02-08 18:04:44

《盛世权谋之江山变》盛世权谋红妆倾天下 调教 盛世权谋之江山变YD 连载中

《盛世权谋之江山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山河一诺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江晏清,晏清

火爆新书《盛世权谋之江山变》是山河一诺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晏清,晏清,书中主要讲述了: 玄月弯弯,挂在朦胧的夜幕中。 水迢和月皎已到其他厢房早早睡下了,江晏清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怎么都睡不着,一掀被子,哀嚎道:“好烦啊!...展开

《盛世权谋之江山变》免费试读

玄月弯弯,挂在朦胧的夜幕中。

水迢和月皎已到其他厢房早早睡下了,江晏清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怎么都睡不着,一掀被子,哀嚎道:“好烦啊!我想睡觉!”回应她的只是屋外知了的叫声。

江晏清又翻了个身,趴在床榻上,用手支着头,想着下午男子同自己说的那些话,不禁有些脸颊发烫,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会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可又偏偏之前没有见过,算上金陵的那次,这算是第二次遇见了。

她百无聊赖地晃着腿,这是为什么?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在她脑海,难不成他就是慧衡大师说的那个有缘人?想到这江晏清突然有些激动,一骨碌地爬起来。

对啊!若不是缘分颇深,又怎会三番两次的遇见呢?越想越觉得这可能就是能帮忙改变人生轨迹的贵人,江晏清倒是对他生出了些感恩之情,那他知道自己亦是他的有缘人吗?

绕过去绕过来,江晏清有些迷糊了,那自己需不需要去探探他的真实身份呢?可他说以后自然会知道,大约是以后便能经常见到吧?

能经常见到自己的身份会是什么呢?自己现在是左相千金,按照京城的圈子定律来说,他也须是十分尊贵的身份。

姓墨的话,大约也只有是那位世子了,只是既然是世子,又怎会时不时出宫,并且每次都有仇家追杀?看来这位世子也是个身不由己的人啊!

江晏清觉得有些闷,便下床走到窗户边,推开窗户看向屋外的月色,清冷的月光铺在庭中那棵大树的每一片树叶上,叶子似乎闪着银色的光,就像堆满了雪一般。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看着这般美丽的月色,却突然感伤起来,不知回到京城后是否还能看到这么皎洁的月亮和宁静的庭院。

之后的行程还满的很,大约也累的很,一个个宴会接踵而来,让人应接不暇,也没有这般闲情逸致来大半夜赏月亮了吧。

想着想着,忽的觉得旁边的窗户也嘎吱一声打开了,扭过头一看,男子也有些无奈地看向她。

江晏清内心独白:这就是所谓的缘分!缘分!

想着他有极大可能是自己的有缘人,江晏清面色放柔和了许多,看着他温柔地笑了笑。

男子却是眼皮一跳,房间有些闷,他想着打开窗户透透气,顺带看看京中没有的月色风景,谁知一开窗户就看到隔壁的人也在凝望夜空,本是格外浪漫的气氛。

谁知对面的人脸上风云变幻,最后居然冲自己笑了笑,可能她没有意识到那个笑容多么的瘆人。

男子扯了扯嘴角,“你也是出来透气的?”

江晏清点点头,又看着眼前的月亮,不禁脱口道:明月几时有?

男子微微一愣,看向了当空的皓月,略加思索便吟咏出:

“同来玩月人何在,风景依稀似去年。”

还记得也是这么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他和她站在树下看着皎洁如玉盘的月亮,不过此情此景,却不能说是“人何在”了,道是“十年玩月人还在,风景依稀似从前。”

男子有些慨叹,看向江晏清的眼神也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好像是被束缚了多年,终于有线希冀可以冲破内心的束缚。

他现在还不能告诉她,时机还没有成熟,且再等等罢,毕竟来日方长。

江晏清倒是没有察觉到男子细腻的情感,只是结合着景色反复咀嚼着他的话,倒是有种凄凉之感。

“喂,我真是觉得在哪见过你!”江晏清也不看他,只是托着腮,“只是我记不清罢了。”倒是有些懊恼。

男子勾了勾唇,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今日一别,你会不会忘了我?”

“若日后再见,我定能一眼认出你!这个项链你且带好。”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十年一诺,一诺十年。

男子看向江晏清胸口挂着的一串白翡翠链子,状似无意地问道:“看你脖子上的项链,玉质皆是上品,可是家里人送的?”

江晏清下意识护住项链,又小心的摸了摸它,“倒不是家里人送的,只是那个人我记不清了,就这么带在身上许多年。”

“看来那个人是对你很重要的人?”男子调侃道。

江晏清下意识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谈什么重不重要呢?我连他样子都已记不清,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方,是否安好。”有些颓败地叹了口气。

“他很好。”

“咦?你怎么知道?”江晏清好奇地看向男子。

“猜的。”男子别开眼淡淡地说。

两人又陷入沉思,都想着自己的心事,倒也没再搭话。

二人倚窗而立,一黑一白,格外相称,宛如一对璧人。

夜深。

“喂?你还不睡觉?”江晏清打了个哈欠,主动问道。

“你不是也还没睡?”

江晏清翻了个白眼回应他这白痴的话,一副本小姐现在很困,你爱睡不睡,反正我要睡了。

刚准备转身关上窗户,却听到那人低低地问了一句,“你觉得我们还会再见么?”

听听这是什么话,江晏清内心刚想吐槽,又想起这大概是自己的有缘人吧,心下一喜,扭过头对着男子豪气万丈地说:“有缘自会相见!”

不等男子回答便潇洒地关上窗户,扑倒床上,不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

还在看月亮的男子:……

有缘自会相见,他本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那个小姑娘了,谁知却又遇见,这不就是缘分?怕早是天命盘上注定好了的。

笑着摇了摇头,也关上了窗户。

翌日。

大约是昨夜睡的晚,江晏清睡到了日上三竿,直到水迢和月皎两人敲门,江晏清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等到梳洗完毕,推开大门,却下意识看向隔壁,问道:“我记得昨日这也住了一个人。”

“噢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大清早就走了。”水迢回答道。

这精神也真够好的,江晏清撇撇嘴吐槽道。

“小姐在说什么?”月皎凑近了些。

“没没没,我们还是快些下山吧。”江晏清连连摆着手。

虽然过了一夜,但路面还是有些滑,差不多到太阳有些偏西,马车才晃晃悠悠到了江府门口。

二人扶着江晏清下车,赵叔领着马去了马厩,又安排下人给马夫腾了个房间,大家忙忙碌碌,倒是江晏清没有事做。

坐车坐的有些久,因着好久没有活动筋骨,浑身酸疼的紧,草草吃过晚饭,回屋沐浴后便早早上床歇息了。

世子府。

“韵离回来啦?”沈姑姑关切地问道。

“嗯。”墨韵离脱掉黑色的外袍,一边回答道。

“瞧瞧才几天不见,就瘦了一大圈,你们怎么照顾主子的!”沈姑姑一脸心疼,拿暗卫们开刀。

一众黑衣人不敢搭话,老老实实地低着头,玩着手指。

“行了行了,看你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说出去也不怕丢了世子府的脸,快下去换身干净衣裳。”沈姑姑一脸嫌弃,挥着手赶人。

黑衣人们又憋屈地出去了。

“韵离啊,你可见到你要找的人了?”

墨韵离愣了一下,又点点头,“嗯。”

沈姑姑喜上眉梢,试探性地问:“我方才听墨梅说那人好像是个姑娘?”又害怕说的太过突兀,“姑娘好啊,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墨韵离揉揉太阳穴,给自己倒了杯茶。

“江家大小姐,江晏清。”

竹苑。

睡梦中的江晏清打了个喷嚏,又揉了揉有些发痒的笔尖,转身沉沉睡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