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妃常霸道 本宫不侍寝 鬼畜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2-13 18:03:49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妃常霸道 本宫不侍寝 鬼畜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straight(直人文) 已完结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

来源:作者:燕青分类:架空主角:宫竹,陈奇阳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是燕青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精彩章节节选: 女人大笑,生猛的扑倒了怀中柔若无骨的男人,因为,这是宫竹缺的第一次。 所以,他不是陈奇阳,不是那个虽然给了她第一次,却阅过了无数...展开

《妃同寻常:本宫太嚣张》免费试读

女人大笑,生猛的扑倒了怀中柔若无骨的男人,因为,这是宫竹缺的第一次。

所以,他不是陈奇阳,不是那个虽然给了她第一次,却阅过了无数A片的男人,即使生嫩,也懂得如何迎合女人的身体。

想着这些,她下意识的就想要试一试宫竹缺的反应,如果他不是,她会救他,如果他是如陈奇阳一样的反应,那么,他就惨了。

冰冷如玉的手指送到了他的脸上,从他饱满的额头到他的红唇,一一的抚触中,那嫣红如胭脂般的容颜惹人怜惜。

他的身子还是软软的,即使浑身上下已悄悄窜升而起了躁热,即使对于她手指的触摸已有了反应,他还是没有什么力气。

她的手指在划过他的唇瓣后继续向下蜿蜒,那冰冰凉凉的触感真好,让他舒畅无比,“啊……”他下意识的一声低吟,心里在期待着她的继续。

他的声音虽然低弱,却逃不过紧紧贴在他身上的女子的听觉,他有了反应了,却没有给她任何的动作,皱皱眉,他真的什么也不懂,他就是一个雏儿。

玉指轻巧的就扯开了他的衣襟,当他光裸的胸膛暴露在她的眼前时,那白皙让她想起了她的第一次。

可是,那个男人却负了他。

泪意潸然,竟隐隐欲落,她的手指继续在他的身上游走,当她难过的时候,她又摇摆不定的想要惩罚他了,让他难受,却不给他,那才是给男人最大的惩处。

她心思飘渺的时候,男人却看到了她眸中若隐若现的泪珠,他心疼了,舍不得了,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他居然就抬起了手臂,修长长指在她迷乱的一刻触到了她的眼角,想要为她拭去那眸中泪意,心思,就是这么的简单。

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她一时就慌了心神。

没有说话,却足以代表他的心,他心疼她的心。

她感受到了。

邪魅一笑,足可以颠倒众生。

男人全身的血管就在这一笑中开始滚烫起来,身体里一份急欲爆发的东西让他迷乱的望着女人,张张嘴,他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那写着情愫的瞳眸泄露了他所有的渴望。

他的衣裳已在不知不觉间散落,落了一地,却没有清凉的感觉,只有更热。

身子随着她手指的每一次轻触而轻颤,心头也随着那手指而动,真好的感觉,原来男人与女人一起,会是这般的美妙,怪不得左宫的男人们总是撺掇他去玩女人,果然,让人亢奋而期待。

他的身上,不知何时已是光裸一片,微张开的眼眸望着一头墨发的女人时,她还是衣衫整齐的在他的身边。

指了指她的衣衫,这不公平,起码要两个人一模一样才行。

“要我脱衣,是吗?”她妖艳、清冷的笑意中送出的话却更加煸情,让他以为她很喜欢。

她的笑意更浓,对男人的身子她早已免疫,如果说对欲有渴求的话那也仅限于正常女人的需要,而绝对不会掺杂半点的爱恋之意。

她的爱,早已因陈奇阳的舍弃而尘封。

花雨晴缓缓的从宫竹缺的身前站起。

修长,秀美的身段玲珑的显现在宫竹缺的眼前,衣带一扯间,更让男人的血脉贲张,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她,即使被她上了,即使陪上了他的第一次他也不会后悔,因为这个女人,什么都值。

长裙半落,酥胸半掩,通体的雪白,就连抹胸也是一色的白,白得让她纯洁不染,就如天山上的雪莲一样不染尘埃。

重新又倾身的躺在他的身边,脑子里还在邪恶的想着当最后关头她收势后他无从发泄时难过的表情。

这一想,心里都是暗爽。

“咯咯咯”的轻笑,她低声问道,“我美吗?”

他点头,“宫主美如仙女。”他不是奉承她,这玉宫里的女子们只要是他见过的,谁也比不过这新任的宫主。

“好吧,为我解衣。”她示意他亲自为她解衣。

又是兴奋伴着亢奋,他抖着手送到她的衣衫上,却丝毫也不敢碰到她的身体,那样美丽的身体仿佛碰到了就亵渎了她的美丽一样。

软软的手臂居然成功的为她褪去了原本就已解开的长裙。

“还有这个。”她的指尖指了指抹胸,一脸仿佛无害的轻笑更加让男人迷惑了,迷惑在她的无与伦比的美丽之中。

他的手臂连着手指缓缓的送到了她的纤背上,这一次,他触到了她的肌肤,那如触电般的感觉美妙让他心醉,手指解了又解,连续解了三次才颤抖着扯开了抹胸的带子。

丝滑的抹胸立刻从她胸前的高耸向下滑去,却诱人犯罪的只滑了半边就不动了,那耸起的圆润就在宫竹缺的眼前,软软的身子却因着她的一切而让腿间挺立如柱。

花雨晴笑着捉住了有些局促的男人的手,这样的雏儿还真是特别,特别的要让她调教他呢,带着他的手让抹胸彻底的滑落在她的身侧,那晶莹如玉的两团柔软之上两粒樱红立刻就呈现在宫竹缺的面前,闭上眼睛,他不敢看了。

女人笑了。

除了抓住他的手,让他随着她的小手在她的身上轻轻点触过之外,她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了。

可是,男人身前那个象征男人一切的东西以及男人面上的潮红却在告诉她,他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她突的松开他的手,然后骑在了男人的身上,只要轻轻的蹭一下,她便起来,然后扬长而去的穿好衣裳,然后看着他无法发泄的难过的表情和表现。

想象着都是快意。

男人崩紧了身子,果然,所有的渴望已到了极限。

第一次,一定极快的便会倾泻而出,却不想,她根本就不想给他。

轻笑,女子正欲起身,却在还未站起时,宫竹缺突然间奋力的要推开她的身子,“不,我不要了,宫主,我不要你为我而痛。”

泪水顷刻意彻底的溢出,她突然改变了主意,而轻轻轻轻的坐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