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 免费下载 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2-15 00:10:20

《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  免费下载 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女王受 连载中

《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

来源:作者:七色锦华分类:总裁主角:许环灵,贺离昕

七色锦华新书《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由七色锦华所编写的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许环灵,贺离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贺离昕将车子开得飞快,目光直视前方,十分吝啬地没有分给许环灵半分。 “把你身份证和户口本给我。” 就这个? 许环灵苦笑,“放在卧...展开

《报告贺少,娇妻要悔婚》免费试读

贺离昕将车子开得飞快,目光直视前方,十分吝啬地没有分给许环灵半分。

“把你身份证和户口本给我。”

就这个?

许环灵苦笑,“放在卧室床头柜里啊。”

贺离昕不耐烦道:“你指望我去找?”

呵,果然是要离婚了,索性连面子工程都不做。

许环灵轻轻咬住下唇,扭头看向窗外。

到家把身份证和户口本给了贺离昕,他又一句话不说地离开了。

要不是离婚必须得当事人到场,许环灵怀疑贺离昕是直接去办离婚了,毕竟这两天他的白月光常常打电话到家里,许环灵听得出她很急切,急切地想将贺离昕夺回去。

又或许,许茗依都不用夺,贺离昕本就是她的。

许环灵待在贺离昕身边这么多年,基本是个用来追忆许茗依的替身,就连他们发生关系那天也是因许茗依回国,贺离昕喝得酩酊大醉,酒后乱性才有了那样的亲密接触。

如今正主归来,她是该知情识趣点,早日退让,早日结束这段畸形的婚姻。

莫西打来电话,问许环灵还去不去医院。

许环灵看了眼时间,“要不明天我自己去吧。”

“哎。”电话那头莫西长长叹了口气,“要我说你就是太能忍,太委屈自己了。这要换了我,我一定会以肚子里孩子做要挟,闹得贺离昕和许茗依鸡犬不宁,我膈应死他们,我才不会痛痛快快地成全那段狗男女!”

许环灵又何尝不是意难平呢。

只是当初嫁给贺离昕,她已经舍弃了人格和尊严,如今要分开了,她想留些体面给自己。

第二天天放晴了,空气潮湿而黏腻。

许环灵一大早先去单位续假,又请了十来天。

何主管拧眉看着许环灵这个月的出勤,语气十分不快,“你也知道总部最近派了新总监来,明天就到任,公司人员很可能大换血,你在这个节骨眼请假,是故意找辞吗?”

“我身体出了点问题,可能要动个小手术,不得不请。”许环灵小心地道歉,“给公司添麻烦了,真的不好意思。”

“随你。”何主管刷刷几笔批了假条,“后果自负就行了,万一被辞退可别觉得委屈!”

许环灵笑着点点头。

这工作对她来说还挺重要的,虽然常常被贺离昕嫌弃,说什么家里的保姆都比这工资高,让她趁早别去,可她还是在贺离昕的打击中坚持下来。

她喜欢杂志社摄影师的这份工作,更喜欢靠自己的能力赚钱养活自己。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男人呐,果然靠不住。

到医院时已经快十点,艳阳高照,大太阳晒得人晕乎乎的。

恍惚间许环灵似乎看见了一辆骚包的跑车,宝蓝色的光泽在清透的日光下异常夺目。

车牌号0808,贺离昕?

心突突地跳起来,孩子也不是她一个人造出来的,可不知为什么,许环灵倒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正犹豫着还要不要进去,一名身着紫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款款地从院门里走出来。

她身姿窈窕,凹凸有致,美艳不可方物。

是她……

虽说许茗依的容貌身材确实出挑,可许环灵却是凭着那一身色泽度饱满的衣服认出了她。

姐姐向来爱穿红的绿的这样很难驾驭的颜色,许是气质超尘脱俗,那样的色泽并没有显得艳俗,在她身上能反而能穿出优雅高贵的感觉。

怪不得。

许环灵还纳闷一向只爱黑白灰的贺离昕怎么换了品位,买了一辆那么扎眼的跑车,原来是姐姐的手笔。

而0808,恰好是许茗依的生日。

若不是亲自碰上,许环灵不知贺离昕还有这样细致贴心的一面。

等回过神来,她扭头想走,但已经来不及了。

“灵儿。”

声音清透悦耳,倒没了电话里叫“亲爱的”那种甜腻。

许环灵身子僵住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动弹不得。

“姐。”她尴尬地打了声招呼。

“好巧啊。”许茗依款款而至,勾起的红唇噙着一丝冷意。

许环灵见贺离昕不在她身侧,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望着姐姐妆容精致,艳若桃李的脸,她怎么都逼自己都挤不出笑来。

“是很巧。”

许茗依显然将表面姐妹这一套做到了炉火纯青,“你怎么来医院了,生病了吗?”

许环灵道:“有点感冒。”

“感冒呀。”许茗依笑得明媚动人,“那可要注意点了,大夏天感冒还是挺难受的。”

“嗯。”许环灵不想跟她在这虚与委蛇,找到机会就想走,“那我先进去看看医生。”

避开许茗依的目光,许环灵低头想溜,不想姐姐凉凉地叫住她。

“灵儿,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来医院?”许茗依跟上来,拉过妹妹的手轻轻地拍着,“姐妹一场,你怎么这么不关心我呢。”

许环灵想吐了。

从小她就知道许茗依看人下菜的本事,那时候只觉得姐姐聪明伶俐,可这一套用在自己身上时,许环灵只觉得恶心。

她忍着不适应付:“你生病了吗,看过医生了吧?”

“我怀孕了,六周。”

突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许环灵这才明白许茗依那灿烂笑容里所夹杂的情绪,那是一种赤~裸裸的炫耀,带着胜利者的姿态放肆地跟许环灵宣战。

许环灵挣开被她牵住的手,连连后退。

许茗依却包里拿出化验单,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着递到妹妹眼前,“其实两周前我就发现不对劲了,今天来医院确诊,离昕非得跟着来。这不,巴巴地非得跑去帮我买安胎的补品,人家医生刚刚说了,宝宝好得很呢。”

许环灵只是愣愣地盯着她,任她得意地笑着。

“灵儿,他是我的男人,一直都是,这点你非常清楚。”许茗依突然靠近,按着许环灵的肩膀在她耳边一字一句,“你就早点签字离婚吧,当是为你没出世的小外甥着想了,你也不想他一出生就没爸爸吧?”

可笑,可笑至极。

许环灵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肚子,心绪无限怅惘。

让她替小外甥着想,那谁替她的孩子着想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