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盗墓水中棺》盗墓迷棺 忠犬攻 盗墓水中棺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0-06-09 18:04:29

《盗墓水中棺》盗墓迷棺 忠犬攻 盗墓水中棺冰山攻 连载中

《盗墓水中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孤独言分类:灵异主角:徐福,才对

主角是徐福,才对的小说《盗墓水中棺》此文是孤独言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血还是没有滴下去。 我自顾自的往选择的那个方向走,完全没有要理会络腮胡子的话的意思。 我遏止住了胡乱滴血应付过去的想法,没有将之...展开

《盗墓水中棺》免费试读

血还是没有滴下去。

我自顾自的往选择的那个方向走,完全没有要理会络腮胡子的话的意思。

我遏止住了胡乱滴血应付过去的想法,没有将之付诸行动。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必要补回来。与其画蛇添足的补救,不如干脆忽略掉这件事情。

我想清楚了。

我完全没必要复刻一个络腮胡子印象里的自己。我没有当时的记忆,自然无从了解当时的作为,也就压根儿没办法复刻那些行为模式。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不去理会,只维持一个基础的人设就是了。对于朝夕相处的人来说,这很难糊弄得过去,但对象是络腮胡子的话,成功率并不低。

维持一个人设并不困难,只要分清主次,紧抓中心不动摇,其他的细枝末节就算有所改变,基本的人设也不会崩塌。

那什么是主?什么是次?

针对络腮胡子说过的话以及他的表现进行脑补重构,神秘,沉默,冷静,可靠,应该才是他对我的印象标签。而根据这些标签向外延伸,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毫不拖泥带水的行事风格。

了解一个人往往是从外在开始的。第一印象通常都和对方的外貌有关。第一眼看上去是和善,是阴沉,是冷漠,这些都是印象。

随着交流的深入,这些印象或许会被打破,或许会被深化。而影响这些印象的,便是在接触之中,所了解到的属于这个人的内在。

内在是很复杂的东西。我习惯将它比作一颗洋葱。要接触到内在的核心,便需要用长久的时间一层一层的剥开它的外衣。

一小会儿的交谈能了解到的是一个人的待人接物,几天的朝夕相处能了解到的是一个人的行事风格,经年累月的相伴相知了解到的是一个人的秉性与品格,危机四伏生死与共了解到的是一个人的底线和操守。

以我和络腮胡子现在的接触程度,主导他对我的印象的核心,应该就是这个行事风格。

维持住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比如他口中那个不明所以的滴血,只不过是附带的一种行为模式。就算突兀的更改掉,只要主体人设不崩,就算当时会产生一些疑问,但很快他就会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

所以我只需要干脆利落的往前走,用一种要丢下他的气势,不给他更多思考的余裕!

事情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络腮胡子很快就跟了上来,亦步亦趋的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压低了声音絮絮叨叨,“是不是之前用得太多了?还是说这前面有什么对血腥味比较敏感的东西?”

我没有理会他。或者说,我不敢理会他。

我敢肯定,他心里的疑惑并没有被打消,至少现在是肯定没有被消除掉的。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再做出和之前的‘我’不相匹配的行为了。

虽说是主次,但并不意味着‘次’就不重要了。如果把人设类比成一个人,那么印象就是躯干头颅,行为模式便是四肢手足。失去一只手,人还能行动,可要是手足俱缺,单独剩下来的躯干还能有什么用处?

“说起来刚才那些鳄龟个头不小,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不过很奇怪,国内以前应该没这种东西的才对啊。”没有从我这里得到答复,络腮胡子也不纠缠,自说自话的转开了话题。

他这么熟练的样子,让我对我之前的人设有了更多的了解。

“难不成这些道爷神通广大,死之前还去美洲倒腾了点儿洋货回来?”他这么一提,我也顺着思考了一下。

鳄龟这东西好像还真是个洋玩意儿。

我高中的时候,门口有人摆摊套圈,巴掌大的鱼缸里,都是五颜六色的金鱼和呆头呆脑的小乌龟。

当时穷,好不容易省点儿钱,也都拿去买书了。所以我就只能在外围呆着,当个围观党。

了解到鳄龟这种东西,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放在之前,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的。以后要是还有机会见到那个拿套圈摊主装逼泡妹子的富二代,要不要请他吃顿饭?

“难不成是徐福?那老儿东渡没去日本,跑到美洲转了一圈?”鳄龟扑腾的水声逐渐消失,寂静的地下,只听得到络腮胡子叨叨逼的声音。

我有些理解这家伙为什么要不停说话了。

不过……说话之前好歹过过脑子啊!徐福东渡去美洲?以秦时的造船技术,造得出能航行那么远的船吗?

这里之所以会有鳄龟,大概是某些吃饱了没事儿做的富人为了彰显自己的慈悲心肠搞什么放生仪式产生的残留。

都是群没脑子的货,放生之前都不补一下物种入侵这方面的知识的傻缺。

嗯……等一下!

真是这样的话,从刚刚那个地方说不定可以离开这里!

手里的荧光棒也不知道用了多久,反正我拿到的时候,能照亮的范围大概只有三米,当时站在岸边的我只能堪堪看到那些鳄龟的轮廓和一角一波波向外荡漾涟漪的水面。那或许是一条地下暗河,也可能是一个地下湖泊。

可既然那些鳄龟能进到这里,这里就一定有可以和外界联通的地方!一潭死水是养不活这些东西的!

想通这一点,我立马就有了扭头回去的想法。可想一想那些脑袋跟猫咪脑袋差不多大的鳄龟,再想一想自己弱鸡的游泳能力,我就按捺住了这股冲动。

冷静下来之后,我才突然发现络腮胡子刚才的话里还有值得注意的东西。

他提到了徐福。

他为什么会提到徐福?

我记得一身黑曾说过,要去一个大墓。我记得络腮胡子也有提到大墓这个词。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到徐福,是不是意味着这座墓和徐福有些关系?

嗯,可能性应该不大,这家伙更像是随口一说,带着一股正好想到了便提上一嘴的味道。

可为什么是徐福?

和航海有关的历史人物并不少,东渡的名人也不只有徐福一个,但他想到的,为什么偏偏是徐福?

先剥开东渡。

这是从鳄龟那里牵过来的一条思维。

再剃掉和徐福这个名字有关的各种传说,这是和东渡扯上关系的东西,归根结底还是从鳄龟那里引申出来的。不能在这里陷入思维误区,否则会和真相偏离得越来越远。

然后在所剩不多的信息里找一找能和眼下的状况搭上关系的,事情就一目了然了。

秦。

这座大墓,和秦这个朝代脱不了干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