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瞳探案录》法医江瞳微盘 完结版 江瞳探案录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0-06-25 18:04:39

《江瞳探案录》法医江瞳微盘 完结版 江瞳探案录天然受 连载中

《江瞳探案录》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五月廿九分类:灵异主角:蒋泰,路先生

五月廿九新书《江瞳探案录》由五月廿九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蒋泰,路先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囡囡!”妇人挣扎着,却被死死的摁住,无法动弹,妇人杏目圆睁,血丝密布,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女儿,口中兀自发出绝望的,...展开

《江瞳探案录》免费试读

“囡囡!”妇人挣扎着,却被死死的摁住,无法动弹,妇人杏目圆睁,血丝密布,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女儿,口中兀自发出绝望的,嘶哑的“啊~”声。

蒋泰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他肆无忌惮的惯了,想到什么便做什么的行事风格,让他根本不去考虑事后的问题。

一炷香过后……

“呸!”蒋泰啐了一口,看着麻木不仁的妇人:“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儿,记住你说的,该交的的租子和利息,一个大子儿都不许少了小爷的...”

妇人麻木的转了转眼珠,不知是否听了进去。

“要不然,下次就不是少爷亲自上阵了,哥几个可不会像少爷一样怜香惜玉的!”一个护院龇牙威胁道。很显然,他也动了歪心思。

“嘿嘿,没错,就是这样,我们走!”蒋泰心满意足的招了招手,几个护院家丁鱼贯而出,丢下了满园的狼藉,扬长而去。

“娘...”

一道怯怯地声音传来,妇人翻了一个身,“噗通”一声从石桌上摔下来,看见不远处,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不知何时醒过来的囡囡,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妇人轻轻招了招手,疲惫的脸上露出难以言明的表情,囡囡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

妇人细细地瞅着自己的女儿,囡囡和自己一样,将来一定也是一个美人坯子...

“啪!”

蓦地,一个巴掌骤然落在了囡囡的脸上,囡囡原本粉嫩的脸上瞬间淤血红肿起来。

“娘!”

囡囡撕心裂肺的呼喊根本没有让妇人停下动作,反而更加用力了。几个巴掌如同疾风骤雨一般落了下来,砸在囡囡幼小的娇躯上。

“你为啥是个姑娘!你为啥是个姑娘!你个没用的东西!赔钱货!你为啥是个姑娘!”

妇人打着打着就哭出了声,抡起的巴掌再也挥不下去,一把搂住囡囡的她,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放声嚎哭出来...

哭的撕心裂肺,哭的肝肠寸断。

被妇人搂在怀里的囡囡,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挂着金豆豆,一脸无措。

她还太小,根本不知道母亲为什么打她,又为什么搂着她哭。

她只觉得母亲箍着自己脖子的力气愈发大了,好像要把自己揉进血肉里一样。

“对不起,囡囡,娘爱你...”妇人语无伦次地说着话:“娘出身不好,娘没办法,娘也想好好地跟你爹过日子,娘没办法...”

“娘...”囡囡抬着手,努力地擦去妇人的眼泪,却越擦越多。

三天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远远地从村外响起,村子里的人纷纷探出头来,却不知发生了何事。

可是随后,随着唱喜的队伍吹吹打打地过来,老百姓们再不明白,未免也太迟钝了。

“这是谁家中了?”

“那还能是谁,咱们村就一个读书人家,就是蒋家,一定是蒋老爷!”

“拉倒吧,就蒋万贯那德行?”百姓们纷纷啐了一口,不屑一顾地说道:“要不是靠着祖上,他和他儿子都不是什么好鸟。要我说啊,一辈子也考不中!”

“考中考不中的,管咱啥事?咱就按时交租子就完事了呗,要我说当年我爷爷,就不应该拿着家里的地投献。”

“劳驾,问一下,建安村路家怎么走?”

“直走左拐,最大的门...哎,你问谁家?”蹲在树根下唠了半天磕的两个闲汉似乎刚刚反应过来。

刚才,好像问的不是蒋家啊?

唱喜的小厮看了一眼手里的红纸,疑惑地说道:“路长鸣,路先生啊?”

“路?老路!是村西头的老路!”壮汉先是一怔,旋即就反应了过来。

还真他娘不是蒋家那俩混账东西!

“走走走,我带你们去,我带你们去!哎呀,老路考了多少名啊这是?”

衙门唱喜的人看了一眼红纸:“院考一十六,是增生嘞!”

“啥是个增生啊?”

唱喜的人耐心解释道:“就是说,路生员以后不用服徭役,也不用上税负嘞!”

“嘿!老路可真行!”两个闲汉羡慕的咂咂嘴,然后指着门口敞开着的院门说道:“诺,就是那了!老路家媳妇可水灵了,而且还能干,哎呀!啧啧啧...瞧瞧人家...”

“老路家的!老路家的诶!”吹吹打打地声音惊动了不大的建安村,甚至就连蒋家都来人过来打听了一下,但是唯独这老路家,一点声音也没有。

好似热闹是你们的,和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个闲汉奇怪的走进了院子里,断了的门闩仍旧被丢在地上,整个院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哎?人呢?”

唱喜的人此时也不吹了,捧着红纸,高声念道:“路长鸣,院考一十六,得录县学增生嘞!”

一时间,敲锣打鼓,唢呐声滴滴答答响彻整个院子。

“吱嘎嘎...”

屋门似乎没有关紧,被风吹开了一点缝隙,吹吹打打地声音渐渐偃旗息鼓,一个胆子大的闲汉轻轻上前,顺着闪开的门缝瞅了一眼。

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直勾勾的盯着他!惨白无神的大眼、伸长的舌头、还有那青黑色的瘀痕,在这一刻尽数冲击着那个闲汉的心神!

“唉呀妈呀!”

闲汉吓得倒退一步,却又被后面的人给托住了,人们纷纷围了上来:“咋的了,咋的了?老路家婆姨呢?”

那闲汉明显是被吓住了,哆嗦了半天,似乎才回过神来,指了指门缝,颤抖着说道:“死...死人了!”

“哗啦”一声,众人尽数散开,大家愕然地看着闲汉,此时的闲汉,神情呆滞,目光游离,明显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看样子不像是在说瞎话。

遂有人轻轻推开了屋门,这一刻,所有人都被屋内的场景,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上吊身死的路长鸣媳妇身边,还蜷缩着一个瘦瘦小小,怯怯的身影...

她不知道在那屋子里蹲了多久,只是骤然有强光进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抬起了脏兮兮的手臂。

“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