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督主,请上座》督主,请上座,免费 帝王攻 督主,请上座RPS

更新时间:2020-08-04 12:08:06

《督主,请上座》督主,请上座,免费 帝王攻 督主,请上座RPS 已完结

《督主,请上座》

来源:作者:婴兰分类:穿越主角:白遥,刑昀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婴兰原创的穿越小说《督主,请上座》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遥,刑昀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你害怕吗?”她反正不敢杀人。 “害怕什么,杀人还是死人?” 他语气淡淡的,好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样。 白遥心里有些许不适,但又...展开

《督主,请上座》免费试读

“你害怕吗?”她反正不敢杀人。

“害怕什么,杀人还是死人?”

他语气淡淡的,好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样。

白遥心里有些许不适,但又知道,这是他生存的方式,她无权干涉也没能力干涉,只能选择沉默。

与其担心别人,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

难道要一直跟着他吗?

已经离开京都了,没有认识她的人,如果她能找个地方留下来,慢慢的过完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能申请一件事吗,到江南之后,你就把我放下,我想留在那里。”

她以为周围的人都听不到她说的什么,实际上他们都听得到。

听到她这么直白的请求,他们都觉得她疯了,同时也竖起耳朵来听着。

对于这个唯一的女人,他们都好奇的紧。

“当朝丞相的庶长女流落在外,你是想让天下人都笑话他吗?”

说得好像堂堂丞相府的庶长女跟着东厂头头到处跑有脸一样。

“我这个女儿对他来说可有可无,要是死外面他估计更开心。”

原主的生母名唤碧玉,是老夫人赐给儿子的通房,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比他大三岁。

两人在一起一年后,正牌夫人孙珍才进的门。

在她没生育之前,碧玉都喝着避子汤。

也不知道为什么,碧玉还是怀上了,在孙珍进门一个月之后,碧玉查出已经怀孕两个月,把她的脸狠狠地踩在了脚底下。

本来这个孩子是不能留的,可碧玉又是下跪,又是保证不再靠近丞相。

甚至单独要了个小院,离主院最远的院子,就那么住了进去,很少再踏出院子。

碧玉死后,原主成了真正的小可怜,没人疼没人爱,最后被一顶小轿抬了出去。

刑昀回想起她的遭遇,嗯,确实是如此。

丞相要是真的看重这个女儿,知道被他劫走,那老家伙当天就该上门讨要了。

“要是你能顺利活到江南,再考虑这个问题吧。”他们这一路可是杀机四伏。

白遥:“……”

活着好累,但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她心惊胆战,随时警惕着,生怕再有人来偷袭,可是一切都风平浪静的。

“大娘,今天是什么节日,街上怎么这么多人?”

他们又进了一个城镇,被眼前密密麻麻的人挡住了去路,她只好下来问路了。

相比其他人,她显得像个正常人。

“小姑娘,你们是外地来的吧,今天可是我们这里一年一度的风神忌,你们也留下来看看吧。”

风神忌是什么东西,简单来说就是祭拜风神。

很多很多年以前,这个城镇突然刮起了邪风,房屋倒塌了一片,死伤无数。

后来有大师说,是他们做了什么事惹怒了风神,被惩罚了,于是就有了风神忌。

白遥撇撇嘴,邪风……听大娘的说法,那就是台风,是气象,和风神没什么关系。

可她就是再傻,也不会瞎嚷嚷,端看街上人来人往,都是信奉风神的人,要是她表现出不敬的意思,估计会把她烧了送给风神。

“一群愚民。”

刑昀对此的评价也是相当简洁。

话虽如此,他们还是留下了,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也累了,正好趁机休息一下。

白遥扒着窗户往下看,就算知道风神是不存在的,但热闹是真实存在的。

每天面对一群细皮嫩|肉的小太监,连共同语言都没有,她快憋死了。

“想下去玩?”

刑昀走到她身后,也看向窗外。

“可以吗?”

她露出渴望的眼神。

“你有钱买东西吗?”

又是这个问题,白遥吐了吐舌|头,不买东西的逛街是没有灵魂的。

她转身坐回椅子上,却见刑昀走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门。

“还不走,愣着干什么。”

她顿时开心得跳了起来,连蹦带跳的跟在他身后下楼。

在大厅里坐着的刑一等人眼睁睁看着他们二人走了出去。

“你们有没有发现,自从有了白姑娘,督主很少发脾气了?”

之前的督主脾气是真的不好,动不动就带着他们出去砍这个弄那个。

“我也感觉到了,要是换做以前有人挡了我们的路,估计那些人都得死。”

好好地风神忌很可能变成|人忌。

“说话的你们几个,跟上去,保护督主。”

刑一淡淡的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背后讨论督主,看样子就是太闲了。

几人不敢不从,喝了口茶之后默默地跟上了逛街的二人。

“来来来,公子,给小娘子买个花环戴吧,寓意吉祥,幸福,小娘子戴上可好看了。”

一位大娘抓住了刑昀的胳膊,尽力的推销自己的花环。

刑昀看向大娘的那只手,白遥吓得捂住了嘴。

反应过来之后赶紧走到大娘那边把她拉开,“大娘,你快走吧,我们不要买。”

再不走小命就没了,这位大爷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来一个,多少钱。”

出乎意料的是,刑昀居然没生气。

一个花环落在白遥头上,她眨了眨眼,不要命的伸手轻轻捏了捏刑昀的脸。

“没有戴什么人皮面具啊,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

“你的手不想要了?”

她赶紧缩手,“想要,我的手用处可大了,不能剁。”

花环就像一个开始,接下来她看上什么,刑昀就买什么,拿不过来就丢跟身后的几个人。

白遥越逛越起劲,走到一家赌坊门口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女人冲着旁边的墙面去了,那速度要是撞上去,保证血溅当场。

“刑昀,快,拉住她!”

刑昀侧目,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他给自己的人使了个眼色,只有杀人的时候,他才会出手。

女人被小太监救了下来,赌坊里的人也冲了出来,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你再跑啊!你爹欠了我们赌坊的钱,把你卖给我了,卖|身契在我你还想跑到哪里去!”

原来是被赌鬼爹给卖了,白遥心中替女人惋惜。

这一看之下,她总觉得女人有点面熟的样子。

人总有相似之处,她在这里也不可能有认识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