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王者之顶配保镖》王者荣耀顶配画质 69文 王者之顶配保镖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8-20 12:04:42

《王者之顶配保镖》王者荣耀顶配画质 69文 王者之顶配保镖腹黑攻 已完结

《王者之顶配保镖》

来源:作者:吴疆分类:婚恋主角:蓝青,欧欣然

吴疆新书《王者之顶配保镖》由吴疆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蓝青,欧欣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欧欣然脸色惨白,眼神迷离朦胧的望着蓝青,她虽然重度高烧而且有些神志不清,可她还是知道蓝青要对她做什么。 她伸出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展开

《王者之顶配保镖》免费试读

欧欣然脸色惨白,眼神迷离朦胧的望着蓝青,她虽然重度高烧而且有些神志不清,可她还是知道蓝青要对她做什么。

她伸出手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胸口,属于一种本能的反应,既是羞涩又是紧张。

毕竟,他们俩人之间还不属于男女朋友关系,在男孩子面前暴露自己的身躯,这对她来说相当难为情。

“都什么时候了。”蓝青摇头叹了口气,也顾不得她反抗还是不反抗,迅速俯下深来把她的双手拿开,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去脱掉了她身上的衣服。

外套,毛衣、衬衣、内衣,全部都是诗的,挤一挤都能滴出一大片水来。

脱掉了上身的衣服之后,蓝青迅速用一床棉被把她包裹着,旋即去脱掉她的牛仔裤以及内裤。

“你还真是不怕冷啊,居然只穿了两件。”蓝青笑着自言自语了一句,“放心吧,我不会看的。”

“哦不好意思,我没看到。”蓝青连忙向她道歉,依旧是把脑袋偏向一边,尽量照顾到她的面子。

女孩儿嘛,脸皮很薄,很看重清白之躯。

听到她情不自禁的轻声嗯了一声,蓝青有点扛不住了,拼命的克制,却还是没能忍住,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瞥她。

躺在床~上的欧欣然全身赤裸,修长姓感的身躯简直是这世上最迷人的画面。

蓝青看呆了,手里面拎着从她身上褪下来的衣服,眼睛也不眨的盯着她,欣赏再欣赏。

“你——你别看……别看了……”顿时,欧欣然的美眸之中充满了复杂的光色——有愤怒,也有万般的羞涩,还有一股股的委屈。

她要是好模好样没发烧的话,一定会跟蓝青拼命!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蓝青笑着表示抱歉,并且迅速用被子把她包裹起来。

“痛——很痛!”忽然,欧欣然贝齿紧咬着,微张着秀口,声音颤抖的喊了出来。

她在喊疼!

“哪里疼?”蓝青连忙询问,“是身上的哪个地方?”

到了这个时候,她实在是不能再顾忌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老传统了,低声回答:“是这里、这里……”

她艰难的伸出手指了指自己身体的一个位置。

蓝青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她会极度的羞涩不好意思,原来,她的P股很痛!

也就在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在图书馆窗户那边发生的事情。

“难道是银针?”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祈求上苍别开玩笑,祈求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就这么被他赤裸裸的盯着P股看,欧欣然已经到了羞愧到想死的地步。

“我的天!”蓝青惊呼了出来,因为,欧欣然的P股上面,居然***进去了两根银针!

“怎么——怎么了?”欧欣然侧着身子缩在被子里,双手捂着胸口缓缓转过头来,望着蓝青。

“转过去,别引诱我。”蓝青实在受不了她从被子里露出来的春意,那美妙迷人的香肩,以及一双手难以掩盖住的风满双峰……

欧欣然羞涩难当,只能迅速缩回被子里,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你中了那人的银针,而且,银针上面有毒。”蓝青把目光的焦点放在两根银针上面,神色凝重,如此说道。

“我、我会不会死?”欧欣然痛苦的流下眼泪来了。

蓝青仔细观察,发现这两根银针居然是几乎全部没入了她的P股里面。

只有两点银光闪闪的银针顶端露在外面……

“P股是经脉血管最少的地方,希望能有救。欧欣然,你忍一忍,我来帮你弄。”蓝青蹲了下来,双手伸过去用力的挤压她的P股,努力让两根银针的针顶端露在外面,从而目标大一些,方便操作。

被蓝青的一双大手挤压搓揉着P股,欧欣然顿时便是娇躯一颤,身体里有一种特殊的反应。

然而,更让她出现本能反应、不停颤抖的事情发生了——

蓝青低下头来,手指捏住两根银针用力拔出

蓝青吸了两下,一脸坏笑的说道:“哎呀我忘了,也不知道你的P股干净不干净,我得好好擦一擦。”

欧欣然虚弱无力的苦笑,颤声呢喃:“你、你太、太可恶了。”

无情的蹂躏了本女神的美豚,却得了便宜还卖乖?

还嫌弃她的P股不干净?

“放心吧,我有男人的风度,不会侵犯你的。”蓝青哈哈一笑,从身边找了一块毛巾,用力的擦了擦她的P股,他可不是为了自己卫生,而是要擦掉她P股上沾染的血色——

那两个被银针刺出来的伤口,被蓝青吸了一会儿之后,不停地往外冒出殷红发黑的血。

给她擦掉污血,便是要避免她再度被毒素感染。

很快,蓝青再度吸,并且借助了龙象镇狱劲的内息之力,手指指尖揉压着伤口,拼尽全力将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

“上次我替你裆下了一颗子弹,现在你给我挡了两根银针,咱们算是谁也不亏欠谁了。幸好,毒素还没扩散,你会没事的,相信我。”蓝青连连吐出几大口黑血,如此紧要关头却能够面露笑容,笑眯着眼睛这般说道。

经过他的倾力救治之后,欧欣然不再感觉疼痛,心里面对蓝青的厌恶之情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感动。

“唉,那句话说得真对,出来混,迟早要还。”他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去找诊所的大夫拿药。

诊所大夫给欧欣然打了一瓶点滴,并且开了几盒退烧药。

“记住,按照上面写的按时给她吃药,回去之后一定要注意休息,过两天她就能痊愈了。”

“还有,这床棉被我给你算两百块钱,你看行不行?”

诊所大夫笑眯眯地开口说话。

算了一下,治病和棉被,全部加起来居然要***两千多块钱。

蓝青很不爽的说道:“太贵了,一床棉被和几盒药,再加上刚才打的一瓶点滴,最多也就五百。”

“小伙子,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半夜十二点都过了,附近就我这里这么一家诊所。”诊所大夫脸色一变,冷冰冰地说道。

蓝青怒道:“怎么,你还威胁我不成?强买强卖?你这么黑心,你不怕遭报应吗?”

诊所大夫嘿嘿冷笑,走过去把诊所的门锁上,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凶狠之色:“小伙子,你交钱了就能走,要是敢跟老子婆婆妈***,你休想出去!”

“把门打开。”蓝青抱着欧欣然,一步步往门口走。

诊所大夫不为所动,眼神凶狠的盯着他。

“把门打开!我,只会说两遍,事不过三。”蓝青在门口站定了,冷冷地说道。

诊所大夫露出了奸恶本质,顺手抄起桌子底下放着的一根铁棍,冷笑着威胁:“小子,你给老子识相点!要不然让你流点血!”

“是吗?”蓝青摇摇头笑了,也不把手里抱着的欧欣然放下来,忽然将猛地转身,一脚踢出去!

嗙!

顿时,这名诊所大夫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踉跄着向后跌倒,砰砰砰的几下,肥硕的身躯装上了诊所里的桌子椅子以及一些医疗器材,变得狼狈不堪。

嘭!

紧接着,蓝青又是一脚,将这黑心的诊所医生狠狠踩在脚下,狠劲儿的踩了几下,怒道:“狗杂种,要是所有的医生都跟你一样,这世道岂不是完了?”

这名诊所大夫强忍着痛楚,手捂着痛处极其愤怒的盯着蓝青,却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他不该惹上这么一个火爆蛮横的家伙,最关键的是,不该去讹他的钱。

很快,蓝青懒得去表示不满情绪,懒得去继续教训这名黑心的混球医生,飞起一脚嘭的一声,将诊所大门踢开,抱着欧欣然便是匆忙离开了这家诊所。

欧欣然在棉被里面裹着,在这种小诊所里面,蓝青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呆,特别是看到诊所大夫那张贪财丑陋的嘴脸之后,便觉得恶心。

临走之前,他还是丢下了几张钞票,就跟施舍乞丐似的。

诊所医生欲哭无泪,挨了一顿打,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今天算你走运,要是放在平时,老子一定让你吃尽苦头!”蓝青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远离了这家诊所之后,蓝青迅速冲往山大校门口的街道,把欧欣然抱进他开来的那台路虎极光里面,旋即驱车离开。

“去、去我家吧•••••”欧欣然挣扎着从棉被里露出脑袋,一脸虚弱,轻轻地说道。

“恩,好。”蓝青点点头。

车子在马路上呼啸飞驰,不知何时,车窗外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

寒冷的初春夜晚,已经快要到凌晨一点了,这样的时刻,是这座城市最为安静寂寥的时刻。

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已经很少了,偶尔遇到一个红绿灯路口,也只有很少的车子在等着绿灯。

“那人是谁?”蓝青思绪万千,在拷问自己,“是白擎苍吗?那么,他身边的那个家伙又是谁?”

能够用银针对付他的,除了白擎苍之外,还会有谁?

“把白金汉宫弄丢之后,他对我的仇恨只怕是越来越大,嘿嘿,既然你三番两次的要杀了我,那行,我就陪你玩到底!”

回到欧欣然的家,家里的佣人还没有去睡觉,一直在客厅里等着她回来。

前来开门的便是这位佣人,忠厚可靠、尽职尽责。

“蓝先生,大小姐她、她这是怎么了?”中年女仆满脸忧色,急急忙忙地说道,“可吓死我了,我一直在给大小姐打电话,可是怎么也打不通,。”

“她受了风寒,高烧不退,我带她去看过医生了,应该没事。”蓝青问这位中年女仆,“她的卧室在哪里?”

“哦,蓝先生您跟我来吧。”

“好的。”

中年女仆人走在前面,蓝青抱着欧欣然走在后面,一前一后的走上二楼,这才来到了欧欣然的卧室里。

“给她穿上衣服吧,她掉进水里了,全部的衣服都已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