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且向花间留晚照》且向花间留晚照的且 同人 且向花间留晚照LOLI控

更新时间:2021-01-11 05:01:39

《且向花间留晚照》且向花间留晚照的且 同人 且向花间留晚照LOLI控 连载中

《且向花间留晚照》

来源:作者:若水亭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项君阳,兰贵妃

火爆新书《且向花间留晚照》是若水亭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项君阳,兰贵妃,书中主要讲述了: “皇上,东西拿来了!” “嗯,放下吧!”...展开

《且向花间留晚照》免费试读

“皇上,东西拿来了!”

“嗯,放下吧!”

“喏!”

刚刚还是昏暗的寝殿里已经是灯火辉煌了,可依旧是寂静无声,平安公公将手中的东西捧上去之后又无声无息的离开,寝殿内的皇上这才伸手打开眼前这陈旧古朴的楠木盒子。

烛光摇曳,檀香袅袅,室内一片温暖和沉默。此时已经是子时了,项虞的第二百八十八年正月初一就这样到来了。

看完手卷的项君阳此时有些麻木,曾以为这收卷上的内容只是先人的一句戏言,却没想到……却有此事。

梨树,百年不结果却花开繁茂;树下有人,却又飘忽不见。

这样的诡异,让项君阳不得不回想着手卷上的内容,那是先祖项羽留下的亲笔手信:吾后人,见此信如吾。吾之妻虞姬,非凡人,其乃西王母座前青鸟使者。因遂吾之所愿,特求西王母恩惠,以自己的万年修为换王朝建立。吾不知真假,更不知如何改变,但后人能兴旺王朝,使项氏延续。历代后人帝王特赐此信,流传万万代。——项羽

完全漆黑的夜色已经无法看到一丝清明,项君阳站在窗前眺望中宫方向,许久也未曾挪过一步。二百八十七年前的事情自己已经无法得知真相,而眼下的王朝却是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倘若王朝有事,那自己有何颜面去地下见先祖,怕那时自己就是连死也会安心的了。念及此,身为帝王的项君阳已然是神色清冷,手中紧握的手卷已经被安放回原处,而这个秘密却已然被揭开了。

项虞二百八十八年正月初一,拜庙堂,祭祖。

“皇后娘娘这边请!”一早平安公公就在中宫门口等着皇后的凤驾,亲自接皇后往庙堂行去。

“请皇后娘娘下轿!”平安公公亲自上前扶着皇后从软轿上下来,直把一旁的思墨和云轻给晾在原地。

“皇后娘娘请吧,皇上已经在里面等您了!”平安公公将皇后亲自送进庙堂之后,又转身将庙堂大门合上,将帝后隔绝在内,徒留室外一干子人等着。

“来了?”晚照刚诧异平安关门干嘛,就听见灵堂前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皇上!”晚照上前俯身行礼。

“寡人这还是继封后大典之后第一次见皇后行礼呢!”

“皇上已经有了那么多人给您跪拜,想来也不差本宫一个吧!再者言,本宫被囚禁了两年,当然也少了许多可以向皇上行礼的机会,比如说:眼下。”晚照意有所指道。

“寡人还是第一次听皇后跟寡人这般心平气和的说了许多话,倒是难得!”

“能跟皇上软声细语的人多了,皇上确定要现在听吗?”说罢,晚照还特意将脑袋偏偏,直指灵堂,示意皇上赶紧做正事。可皇上却依旧装糊涂,不仅没听出皇后第一次的提醒,更没看见皇后眼下的动作,继续说道:“皇后不必心急,寡人今日就是要在此处跟皇后好好聊上一聊呢!”

晚照眼角抽抽心道:有什么可聊的,作死呀!然,脸上却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在此处吗?皇上不怕打扰了先祖们?”

“呵呵!皇后所言极是,不如就请皇后来问问先祖,如何?”说罢,皇上就将一直背后的手伸出来,只见那双大手上稳稳地放着一卷东西。

晚照心中疑惑,皱眉道:“这是何物?”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皇上径直将手卷放入皇后的怀中。

晚照拿过手卷正要低头细看,却又听皇上阻止道:“且慢!”

见晚照皱眉抬头,皇上指指地上的一个蒲团道:“此乃先祖遗物,还请皇后跪在先祖前阅览!”说罢,好像怕晚照会反驳似得立刻补充一句道:“此乃规矩!”

闻言,晚照的眉头皱的越发紧了,像是难安又想是疑惑,然,依旧是未发一言的跪坐在蒲团上,缓缓打开手绢。

一旁的项君阳看着晚照终于无声无息的被自己摆了一道,心下忍着笑意,咬着下唇拼命的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以至于他的面部表情极其丰富。只是眼下可没人欣赏,除了一屋子的灵堂画像之外。

跪坐在地的晚照本就有些心虚,害怕项君阳想了什么法子来对付自己,只能先按兵不动的看看他耍什么花招,可是当自己看到此手卷时,那惊讶之情比自己知道花不语不是凡人时还要更甚几分。

“这是?”手卷上的内容很短,晚照很快就看完了,除了前面有开国皇帝项羽的自述和对自己妻子虞姬的表述之外,再无其它。

然而回答晚照的只有空无一人的灵堂,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皇上已然消失不见了。晚照抬头凝眉仔细的观察四周的灵堂,除了眼前的历代先祖画卷之外,就是画卷后面的佛堂了,晚照刚想动身去看个究竟,却听见大堂内响起一个声音:“青鸟……”这一声响起,硬生生的将晚照给定住原地了,如同被雷劈一样的晚照第一次在凡间遇上这样的情形,她知道这定是那个项君阳的把戏,但她不能把握的是,项君阳到底知晓些什么。

“我是青鸟虞姬,你是何人?”躲在暗处的皇上看着原地不动的皇后,继续拿着手中的传声器问道。这传声器不仅可以将人的声音扩大音色还能将人的声音改变音质,是以,他专门拿来引出这样一场好戏。

本身还有些害怕的晚照却在听见此句后,完全放心的相信这只是项君阳的闹剧罢了,因为作为西王母座前的青鸟使者是没有名字的,她们的称呼就是青鸟使者,至于“虞姬”也好“花晚照”也罢,都是在凡间取得化名罢了。念及此,晚照也知道自己刚才看的那册手卷一定是伪造的。要么就是项君阳在欺诈自己,要么就是他没有给自己看真迹,是以,这出戏晚照就陪他玩下去。

“虞姬?是开国皇后虞姬娘娘吗?”晚照故意不明就里的回答道。

“是,我是。你是西王母座前的青鸟晚照?”本还对项君阳的聪慧敏锐有几分相看的晚照差点在闻之此话后破功大笑了。可还是忍着继续道:“不,我不是什么青鸟,娘娘是不是认错人了?”

“怎会认错?难道你没看见那棵老梨树吗?”闻言,晚照暗道一声:果然。问题就出现这里,看来项君阳怀疑自己也是因为自己出现在梨树下而被他派去跟踪自己的线人发现,那么反言之,这棵梨树本身就有着不同寻常的秘密了?于是,晚照反问道:“梨树?是宫中传言的那棵只开花不结果的梨树吗?”

本想回答的项君阳此时深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而眼下却填不住了,然,还是不死心的继续道:“正是!你也知道那梨树的古怪?”

“古怪?为何娘娘说那棵树古怪呢?为何娘娘要问我呢?”晚照已经知道项君阳在死撑了,直接将话题引入的更加难以回答道。

项君阳看着自己此时进退两难的地步,无论自己怎么样回答,都是会被拆穿,是以,他只好为了保全自己帝王的面子而放弃这场游戏。

“砰!”就当晚照正在等项君阳如何回答之际,灵堂后面却传来一阵撞击声,好像什么东西倒地似得。

晚照刚想前去一探究竟,而此时的大门已经被打开,确切的说是撞开。

“皇上!皇上!”平安公公一路高叫着直接冲到灵堂后面将假装倒地的皇上扶起。而假装倒地的皇上为了将这出戏的结尾上演的更加惊心动魄,竟然真的将自己摔在地上了,晚照瞧着被平安公公扶着一瘸一拐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皇上,眼底滑过一抹好笑道:“皇上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本宫记得皇上明明在本宫身边的呀?难不成皇上学会了什么法术,即将飞仙了吗?”

闻言,本就忍着伤痛的项君阳顿时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寡人只记得好像有个什么女鬼捂着寡人的嘴,将寡人拖到了后堂处,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寡人就不知道了!怎么,皇后还记得什么吗?”听着项君阳又将话题踢给自己后,晚照轻笑一声,在皇上诧异的表情中堪堪问道:“皇上真是好笑,难不成是昨晚美人恩太多难以消受了?竟然连自己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记得,那么敢问平安公公为何会知道你倒在了灵堂后面呢?”

本是听了皇后前半句话有些怒气的皇上在听了后半句后立刻变脸,神色僵硬的扭头问着正在瑟瑟发抖的平安公公道:“是呀,皇后问得好!寡人也很想知道!”

于是,平安公公就这般小心翼翼的跟皇上进行着无声的眼神交流,企图能明白皇上这诡异的心思,明明是他提出要吓唬皇后的,自己也按照信号这般做了,可为何受伤的是皇上而受惊的是自己,反倒是被吓唬的皇后安然无恙呢?“皇上啊皇上,奴冤枉呀!”终于喊出心声的平安公公被眼前的这对帝后大人给折磨的体无完肤。

“哦?敢问公公有何冤屈呀?想来皇上是一代圣君,定能给你伸冤平怨的,放心吧!你就在这儿跟皇上好好聊聊你的冤屈!”说着,皇后就上前拍拍皇上的肩膀,正巧是撞击地面的地方,也不顾皇上那扭曲的脸色,只顾着说完话就溜号。徒留身后的皇上捏着拳头在心里大喊:寡人要报仇!而一旁的平安公公则是同样在心底大喊道:奴要伸冤啊!

“娘娘您出来啦!”思墨眼尖的看见从庙堂出来的皇后,赶紧上前搀扶道。

晚照脚下麻利的坐上软轿,放下帘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