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路千灯引》千灯引纯音乐出处 RPS 千路千灯引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1-02-06 10:02:40

《千路千灯引》千灯引纯音乐出处 RPS 千路千灯引同人志 连载中

《千路千灯引》

来源:作者:许卓然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萧霜华,萧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千路千灯引》的小说,是作者许卓然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又一蕖的荷花开了,袅袅香味绕着人的鼻子轻悠悠的转...展开

《千路千灯引》免费试读

又一蕖的荷花开了,袅袅香味绕着人的鼻子轻悠悠的转。

萧霜华把取来的莲蓬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然后低下头,抿了抿自己的袖口,用指尖处微微凸起的指甲认认真真的剥开莲蓬青涩的外皮,取出里面的果肉。

莲蓬小小的一颗,如果将它从中间取开,就可以看到它的身体里有一缕淡淡的绿芯,这淡绿色外包裹着一层透明的薄膜,这层膜很柔软,也很苦,想要享用莲蓬的果子,就需要有人将它们一一剔除。

剥莲蓬是个非常考验人性格的细致工作,萧霜华却做的很用心,他的动作很熟练,手上的动作也轻柔,这样安静的过了一会,桌上的象牙白瓷盘上便放了十几颗已经剥好的莲蓬籽。

莲蓬籽被剥的很干净,而且颗颗都取开了内里苦涩的绿芯,将它们的果实一分为二,躺在小盘子里。

这般耐心的剥了两个大莲蓬,小盘子就铺了薄薄的一层莲蓬果,个个都是萧霜华精心挑选过的,所以看起来颗颗饱满,像是含了一汪又一汪浅浅的碧水。

剥好的莲蓬果半颗半颗的滚落在盘子里,而从荷花的茎里新取出来的莲蓬籽还带着些茎中的细丝,此时正牢牢的握在他的手心里。

正午的阳光最为浓烈,它们悄悄的穿过门窗的遮掩,像一把犀利的钢针直直的刺向萧霜华的眼睛。

萧霜华眼睛突然有点不舒服,便用一只手揉了揉眼,另外一只手指将盛满了莲蓬果的盘子向自己的方向轻轻的挪了挪。

一声清脆的响声突然从旁边传过来,萧霜华愣了一下,终于看到自己的脚边有一个已经碎成好几瓣的盘子,原本盛在盘子里的剥好的莲蓬果已经纷纷洒洒的落了一地。

他盯着自己脚边已经碎掉的盘子呆愣愣的出神,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站起身子。

他抬抬头,面无表情的将原本包裹在自己手中的莲蓬生硬的塞进自己的嘴里,非常努力的嚼了两下,然后生生的咽了下去。

没有去掉外皮的莲蓬实在是太苦,太涩,萧霜华咽的很辛苦,脖颈间还鼓出了艰难下咽的喉结。

这样咽着咽着,他的眼睛里便已经有了隐隐泪光。

白千灯从小生在苦寒之地,没有见过荷花莲蓬,来到京都的第一年,就偷偷的去摘自己皇子府中荷塘里的莲花和莲蓬。

这一颗莲蓬果刚刚从柔软的茎里取出来,还未来得及剥皮,白千灯就急匆匆的往嘴里塞。

她那里知道莲蓬果需要剥皮,如今吃了亏,就再也不肯吃莲蓬,连厨房精心炖的好久的冰糖莲子都讨厌起来,一口都不肯吃。

最后还是萧霜华亲自吩咐下人去荷塘采来了新鲜的莲蓬果,守着她的面,一颗一颗的剥开了给这个小丫头吃。

他把白千灯圈在自己的怀里,将自己精心剥好的莲蓬果放在小盘子里,然后把小盘子向自己的方向靠了靠,让白千灯自己伸手去抓盘子里的小果子。

一颗小果子分成两半,白千灯吃一半,就向萧霜华的口中塞一半,两人共享彼此口中的味道,也共享着对方心中的繁茂,他们就像是这未剥开的莲蓬果,密不可分的维护着彼此心中共同的苦涩。

他曾经单纯的以为这样的日子两个人可以互相拥有很久很久,直到小公主的心中拥有自己知己,自己的丈夫。

白千灯作为元曦公主和亲禁郑,没有尊封,没有尊号,全身清素,只带走了一支随身束发的白玉簪。

而她真正带走的,还有萧霜华一颗柔软的心。

自从自己染了疫病昏倒后,宫城禁严,整治皇宫,立威取证,剖肉取血一样样都被自己身边的侍从解释的清清楚楚。

曾经甜蜜的拥抱,炽热的接吻,让人欢喜的所有瞬间,都成为了此时夺人心智的致命毒药。

萧霜华不止一次的私下问过自己,为什么会造就如今的一切,若是他当时可以不顾一切的承认自己爱她,如今是不是会换一个更好的结局?

听王太医说,子心原本生于冰川山巅,和它体内的雪虫互相融合要三年之久,才能成就一颗新鲜的子心。

可为什么白千灯的身体里会有子心?萧霜华根本不敢想。

他也不敢想,为质十六年,在那样冰天雪地的绝境里,白千灯是如何一步一步挣扎着活下来的。

如今这一身的康健最后居然是靠一个女子放尽了全身的血换来的。

萧霜华向禁郑的边界派了精兵,如今日日夜夜等候边境传来的消息,怕听不到,更怕听的到。

连续放了七天七夜的血,最后的一刻还用了金针刺穴,她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决绝的来保卫一个皇室摇摇欲坠的尊严。

一池的荷花开了,又败了,萧霜华命令下人将荷塘残落的枝叶清理掉,从此全副身心投入朝堂。

欢颜一直住在白千灯昔日住过的院子里,将她的手稿用具一一收好,然后日日陪伴着李嬷嬷,再也没有去过前殿。

她依旧爱做吃的,由其是爱做热腾腾的牛乳膏,然后将做好的糕点分给李嬷嬷,就像白千灯从未离开过四皇子府,两个人心照不宣又非常安静的守护着自己的愿望。

宫内的小丫鬟们托人送来的手帕,香囊等等的小玩意欢颜也没有拒绝,安静的收下,然后统统放进白千灯的小柜子里。

萧霜华有时候会去后厨做金风玉露羹,李嬷嬷还像往日一样指导他,乐呵呵的笑,然后悄悄的让这迷糊的四皇子殿下多放些糖:“小公主嘴馋,就喜欢吃甜的”。

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但冥冥之中却发生了更加巨大的改变。

白千灯从禁郑苏醒的第二日,便有侍从带了口信,要她立即出殿,金皇后要私下里面见白千灯,如今已经在自己寝殿中等着了。

白千灯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的眉心猛的一跳,一股子大祸临头的感觉就像是海浪,铺天盖地的从各个方向淹过来。

此时金皇后正在自己的寝殿中坐着,她纤细的手指中正夹着一副精心装裱过的画像。

那画像中细细的绘了两副人物肖像,左侧的男儿疏朗明括,右侧的少年英姿勃发,若是仔细观察,还能看出这位少年的眉眼中和白千灯还有几分相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